枕山

心酸至此,无以复加。

怀春思古习作

香消不尽卧时烧,       玉殒沉湖心惆怅,
红杏难捱傍燕巢。       绿烟凝枝寒月光。
管他芙蓉何所似,       任吾风霜独自尝,
揽影梳妆自妖娆。       临花照水还愁悒。
燕飞往,闲窗照,       惊鸿过,碧春波,
四处留情却萧条。     ...

红日初升只是片刻纵情,齐鲁苍茫本该山河永寂。

仿一笔勾销

红炉暖帐鸳蝴了,风也萧萧,雨也萧萧,
瘦尽灯花,郑笺空怀抱。
乐府凄凉,梦庐诗话,
半生风月何谈一笔勾销。
风也萧萧,雨也萧萧,无风对影人自寥。
情意迟迟,忍轻分付,
穿丝心绪何谈一笔勾销。
黄芦苦竹愁浸月,一支琵琶余音绕。
登映江楼,
强赋新词为年少,朝暮青丝白鬓角。
富贵场,温柔乡,秋田假庵,粗苫湿露,
两袖清风无所有,何谈一笔全勾销!

日常

上午九点多自然醒,然后果断关机后在被窝里磨了一个小时才不情不愿起床。吃早饭。天气很好,天空蓝得通透清明,于是搬了小书桌和小椅子去阳台看闲书。
把《有鹿来》看了一半之后开始闲翻《雅舍谈吃》。看得食指大动后风风火火地跑到餐桌上吃午饭。面的佐料略咸但口味很足。一边吃一边想《射雕英雄传》里黄蓉给洪七公好吃好食为了那一招亢龙有悔。那一只烧鸡给我印象尤足。然后开始看《舌尖上的中国》。松茸和冬笋不比雪山更世俗,炭烤翻炒之后的味道却亲切又家常。
下午计划去学校看书复习,看他们打羽毛球也不错。至于周四周五有半期考试?咦,我怎么不大记得有这回事?

梦见

梦见
沉香生烟
你束发履屐
面如华严
从一卷古经中,看你
青烟古寺的袈裟
你喃喃的经语后
是曼陀罗的情话。

梦见
春风得意
你纵马观花
冠盖京华
从一篮杨梅中,看你
临风又起的衣裳
你偶一为之的轻瞥
是落花不语的琴腔。

梦见
狼烟四起
你戎装上阵
冰河铁马
从一地残刃中,看你
弹指衰落的面容
你低眉垂首的余光
枪炮,战舰,转瞬即空。

这时我什么也记不得
正如你每一回盛年也从未遇过我
古经,杨梅,残刃;
匆匆的欢喜和落寞。

或正值一张小课桌
抬头
仓皇的困惑
木石前盟也不曾有
游园惊梦反倒成说
你的教堂,你的信仰
不如沉香华严于我深刻
古经,杨梅,残刃;
匆匆的欢喜和落寞。

若有一天
你又将远走
我潜去梦里,寻一千回你的他乡
蓦然见到
长安的花开了遍
是谁在...

郑执说,爱你的时候,只有我愿意,没有不可以。

无题

小楼落花梦一场,颦眉深锁费思量。
待君归时风不定,砌雪冷落温柔乡。
曾记秋窗照小词,清风乱翻墨衣裳。
懒磨明砚束青丝,千里逢迎眉梢上。

迫不及待的三个月纪念日

知堂老人说他挺支持文字无用论的。世间无一物可食,无一言可说;那么纷纷杂杂写下的不过是无用的琐碎罢了。没人看是一回事,转眼间自己也忘得差不多。然而总归实在这样的深夜里用一盏小灯撑起一篇懒懒散散的文字来。七天之中最大的任性不过也就在这里,算是给今后偶一回头绸缪下隐约可见的影子。
大概说来,这周剪了头发,扎起来刚刚及颈,越来越"像是一个高中生"了——就像人们说到弘一法师,总说他是"最像一个人的人"——果然短发没长发拖沓。做了大量的笔记和资料,忙忙碌碌地准备几周后的考试和近期的测验,有时糟糕透顶有时又神清气爽。班里照了优秀班集体照,笑得太开怀倒担心照片上不上镜。十...

书庐山话

半池砚影,半池风月。书庐卧雪。
酌一夜烛映薄酒,和一句笛音颔联。
客自山下来,取肴林间。弹飞鸟,逐疾兔,泥湿去年儒衫。
一碟花生,家事国事,侃侃笑谈。
醒时入夜,赌书泼茶,冠斜衣宽青丝半散。
风雨骤至,不知帘外海棠开未开?
宣纸将近,点墨未干,铺晒满院日影。
喝酒!喝酒!送客出山去,余香乍入衣。鸣雀卿卿,琴瑟又鸣。
料青山。红豆枝头,莲庵坐禅,弦也弗乱,人也弗乱。